推荐资讯

后来发现的遗书里,你写的很清楚欧阳烁选择理智的心态来解开这件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6:59 浏览:
 常景妍站在门口洋洋得意,“是的,这是对你报复,赶紧把你那点儿破事给我解决了,不然你连这个家门都不准进。”
 
    呵呵,好大的口气,这好歹还是他的家。
 
    他也就是那么一想,真没说出来的,已经走出门的常景妍却又突然伸进脑袋来,“你的家的怎么了,你的都是我的,你要是惹我不开心了,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,而你,滚蛋。”
 
    口气这么硬,也不怕霸气,侧漏了,哈哈。
 
    冲了个澡才把体内的那股烈火给灭了,吃饭的时候他对自己刚才收到的不公平报复在赌气,常景妍还总是憋不住的笑,赵阿姨看他们小两口眉目传情的就主动给他们腾出两人世界。
 
    欧阳烁将剥好的虾肉放到常景妍的碗里,常景妍耍大小姐脾气,不吃,还给夹了回去。
 
    她平时最喜欢吃虾,今天不吃明显是故意的。
 
    “刚才你那对我致命的行为,我还没生气呢,你还和我赌气?”
 
    常景妍理直气壮的瞪着他,“有本事你喂我啊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变幻莫测,直接霸气的虾子放在自己嘴巴去了,话也不说就往她那边走过去,他这气势汹汹的是要来干什么啊?
 
    常景妍蒙圈中,还以为他要对她动手呢,没想到他竟是来动嘴的。
 
    “啊,不要啊,我错了还不行吗?我不吃了,我要自己吃。”
 
    等他满意了才放过她,常景妍表示,根本就没尝到刚才那只虾子的原味。
 
    “恶心不恶心啊你。”常景妍拿纸巾擦着嘴。
 
    欧阳烁一副他根本没做恶心事的模样,人模人样的回到他的位置继续吃饭,“不是你让我喂的吗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用力的甩着自己的两只手,“手,我指的是手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看她生气的样子只觉得很可爱,边剥虾子还一边自我陶醉的唱起歌来,“怎么会爱上你,我在问自己……”
 
    常景妍将一块牛肉塞到他的嘴里,“吃饭吧你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把剥好皮的虾子也送到她的嘴里,“礼尚往来,好吃吧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满意的嚼着,“比刚才那个好吃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笑着,“真是口是心非,明明是刚才更美味。”
 
    只希望这两人的幸福小日子就这样正式开启,管她是黎欣斐还是黎欣怡,根本就不重要的。
 
    或许吴子洋以为黎欣怡身份的暴露可以让欧阳烁伤害到常景妍,那样常景妍就会自然而然的回到他身边,但他真的错了,过去七年的殇不是常景妍忘了,是欧阳烁为她抚平了,连伤口都不见了。
 
    盛天国际办公大厦的会议室里,偌大的空间里此时只有黎欣斐和欧阳烁两个人,也或者说,她是黎欣怡。
 
    之所有要在会议室和她单独相处,那是这个房间有良好的录音系统和高清摄像头。
 
    这样不是不尊重黎欣怡,是他想要让生活尽快的平静下来,给景妍一个安逸的日子。
 
    黎欣斐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望着屹立在窗边的背影,从前,她从这个背影里看到的都是哀默和无尽的悲伤,但自从他去了常景妍,那种无言的落寞就从此消失了。
 
    黎欣斐调整好情绪,也是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,“找我有事吗?”
 
    欧阳烁没有回头,直入主题,“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黎欣斐心脏猛然一跳,她知道这件事情早晚会被揭穿,因为这才是她背后真正的目的,她就是要把他带进这个坑里,让他相信,黎欣怡还活着,她就是黎欣怡。
 
    只是他发应太迟钝了,也或者说,无论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,黎欣怡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,她多次暗中刻意的提醒过他,而他更愿意相信的是,黎欣怡真的死了,这样他就可以和常景妍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既然你这么问,就一定是知道了什么,那我还有什么好辩解的,一直都以为,在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刻,会用力的抱紧我,对我说,‘谢谢你没有死,谢谢你重新回到我身边。’”
 
    然后,有些事,真的是妄想。
 
 第224章 别在痴心妄想
 
    欧阳烁一边的嘴角微微上翘,或许是笑的也或许是悲的,过去七年无论如何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,原来是真的。
 
    而她,这七年,就近在咫尺,却让他觉得远在天涯。
 
    “我没死,你很失望吧?”黎欣斐走到他的身边站着,他不会再走近她,那么她走过来就好。
 
    欧阳烁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,他失望不是她没死,而是她明明没死,为什么却要欺骗他?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你想做什么?”
 
    黎欣斐冷冷的嗤笑着,“其实那个时候我真的死了,对于一个女人而言,面目全非还真的不如死了,可我偏偏就是不甘心,我要让那些毁了我的人,替我去死,包括你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凝重的蹙紧眉心,如果他心里的那个黎欣怡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他真的是宁愿她已经在七年前死了。
 
    “那天真的不是你自杀的吗?我记得后来发现的遗书里,你写的很清楚。”欧阳烁选择理智的心态来解开这件事。
候开始恨你的吗?不到一年的时间,你的眼里就只有那个常景妍,即使她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你这个人的存在,你也已经为了她而活着,你根本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,就在淡忘掉你记忆中的黎欣怡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低眸看着眼前已经完全陌生的黎欣怡,“那个时候你明明可以告诉我你没死的。”
 
    黎欣斐苦笑,“有用吗?我要是没死,你会恨常景妍吗?你还会想着我吗?你以为我想活成另一个人吗?我只是想继续留在你的回忆里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明白了,三年前她出现在他的面前,告诉他,她是黎欣怡的妹妹黎欣斐,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变得更恨常景妍了,因为她会一直提醒着他,是常景妍撞死了黎欣怡。
 
    “那四年,你去哪里了?”如果她真的就是黎欣怡,她消失的那四年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。
 
    黎欣斐当然不会说实话,笑的又悲又苦,“恢复身体,整容,策划完美的计划来重新得到你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没有再说什么,反而换了个话题,“这些年,黎叔在国外还好吧?”
 
    黎欣斐回答的很自然,“当然,你们家出手那么大方,能过得不好吗。”
 
相关阅读